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色水天//水天一色博客

天连水,水连天,天水碧色.无知者,谓一片空白,无挂无牵,知之者,纳百川,浩瀚无边

 
 
 

日志

 
 
关于我

愽友误言吾才,俺其实少涉读,学历浅.,也敢孔府将诗词曲赋填. ”大人”鄙恼我是民贱,只因敢与争.人负我,也知苟且保命,好汉不吃亏在眼前 .爱往弱势里钻,不惯势权里觅口生活. 小聪明也懂得,要靠偷师自修,低调拋砖引玉,才能日漸充实完善,被旧教育政策的剥夺..羨人愽学,愧已渺小. 网络有本善,愿缘与诚久长友谊常在. .欲登书峰路己断,但借网梯上云天. ,余力不遗心志在,专心至诚写诗篇. 著有”年代诗痕六十秋”,”帝业,将相,权谋”,”情潭”杂文,小说,......

网易考拉推荐

槪史 30.重贿伴尸归  

2011-01-04 16:05:06|  分类: 快读廿五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朱公,

富足敌王侯。

子三品性各不一,

次子杀人恃势凶。

罪判该斩首,

 

偿命乃天理,

人言贿厚可罪无。

且将黄金千锭作活动。

贿厚君左右,

但愿将命救。

 

受者不贪 贪者贪,

吝财買贿心隐痛,

钱财耗尽伴尸归,

偏偏是,

钱财花去不逐意,

却未買动鬼推磨。

 

 

[槪况浅析]

勾践姑苏一战,得助武将范蠡,文种文谋力辅。历难十四載方灭吳。范功成知退,致信种,信曰:“鸟尽弓藏,兔绝狗炖。践阴毒,善心计。假圣伪贤,足患难,难共福。切警愓,何不勇退急流”?

种阅信,托病不朝。人進谗,言种图反,践信之。赐劍让种速尽,曰“汝三谋让朕亡吳,尚有四谋未用,何不献先王谋”?种知践惧才,无可免,忿而自杀。

范窃闻,尽透践赐种死由,“文种谋略过甚,惧有危王权,种才华突显,疑防叛反,江山巳固,无足用也”。范知难必临,早离,幸免于死。

范远走天涯,避齐埋名,隐姓海角,种地谋生。多年商贾,兼營畜耕,积蓄万贯。齐人知其才,力荐推为宰。范力辞,曰:“吾乃百姓,尚可以勤积富。为何乃不知足,重韬危臣也?知愓物极必反也!”而是辞官不任,散尽财宝谷粟於民,悄然离齐,远避于陶地(今山东陶县西北)人烟稀少处稳居,自称陶朱公。

 

陶朱公,陶地一朱姓人也。其财富足敌王侯,有子三。品性不一。长公子诞于创艰时困,知生计不昜。三公子生时己富足,花钱不痛惜。次子处于甜中,在楚地恃势逞,威杀人被捕。朱公惊闻,哀叹:“杀人偿命,王法不免。人言贿厚可罪无,重贿可使鬼推磨,有钱失子何乐也”。而是,商议而后令三小子袋重金往楚行贿。

三小子正欲起程,长子出而阻,曰:“此行势必我之。二弟犯杀罪,却令三弟负此重任,疑吾无能,不及弟耶”?长以欲死,誓爱弟心切。夺过车驾。朱公知长品性,恐关键难负重任。无奈其毌劝纵之,只得备黃金千锭,另密信-札,附楚重臣,至友庄生,叮咛交嘱长切记:“重托勿疑,重贿勿痛。用人勿疑,勿以妄议”,黙许长行。长再以庫取散金五百备用。

至楚,拜谒庄生,见庄居家郊外平舍,躬耕菜蔬,知其艰。庄愕长之不速,明知难辞至友重托,收下贿,令长速去:“勿人知。昐好音,按言行”。

楚人皆知庄生平生廉洁清明,楚君臣为之尊崇,长公子暗忖,“庄何于慨然应充不辞,而无辞贿金,偏令吾速归,勿究因由,何也”?百思不解,乃无听庄言,畄下楚地,并将散金分贿楚王左右权臣为之美言,求得萬妥。

且言庒生收下贿金,嘱其妻曰:“吾非贪贿也,实国法难饶,苦思良策也。待日后有望松动,切记将此贿金奉还,以证无私,嘱朱公勿忘,将之补偿撫恤难属也”。其中许多曲折,非陶長子所知,亦难一時明说,然长却以为贿巳收也。

庄生觅适机,進见楚王,言及易象,曰:“目今多难,天星移位,幻显灾魔,于楚非吉,应趋吉避凶之”。楚王善听庒言,曰:“先生以何计之”?庄曰:“多作善为,可除也”。

于是,楚令提前大赦楚囯罪犯,以金赎罪,充实国庫,佈告城门监獄要地,尽人皆知。

陶长子询探,贿臣所言实,王将大赦罪犯 。长闻,且喜且悔,喜次弟在望出狱,悔不该贿非实用,欲讨退贿些微而不得,转至庄生作辞状。庄见之大惊:“汝缘何无听吾言“?长曰:“实忧弟命不忍走”。庄深叹:“自毁也。知汝告辞意耶”。令妻取出佱锭。“黄金千锭,原封未动,吾恶贪贿,勿自疑之”。长收妥金锭,窃喜省下许多黃金。

庄生为长公子作为恼怒,已之淸廉正直为人误,進宫面楚王,曰:“臣夜覌星象,知吾主已存趋吉避凶之举,奈楚人纷傳,陶有贵冨杀人囚楚,用厚贿贿王左右,坏楚法度。如即大赦,必其意不存,非旦上天不情,更为诸侯生笑,民之生怨也”。

楚王大怒:“有此事耶?恼权贵瞞朕相腐也,令速处决杀人犯,严惩贿官,推延半月,开始大赦。君言九鼎也”。

再说,长子赴楚活动 陶朱公终是不放心,隨后又令三小子,备金千锭急赴楚,惊闻有变,急忙左右打探长兄去踪,上下打奌补贿,散尽千金。无奈君无虚言,断头台上,弟兄相聚哭,情谊深深枉垂泪,领得尸身返家中。

至家,乡人有乐祸者,亦有亲邻悲伤者,唯有陶朱公苦笑之:“终于尸魂回。吾早知必有此果也。非弟兄不爱,品性使然。舍得舍不得重贿实难救一命也。

偏偏是:

钱财花去不逐意,

却未買动鬼推磨。

 

碧色水天 / 诗 文  写于2010 / 01 / 03  下回  豫让三刺報知遇   敬请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