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色水天//水天一色博客

天连水,水连天,天水碧色.无知者,谓一片空白,无挂无牵,知之者,纳百川,浩瀚无边

 
 
 

日志

 
 
关于我

愽友误言吾才,俺其实少涉读,学历浅.,也敢孔府将诗词曲赋填. ”大人”鄙恼我是民贱,只因敢与争.人负我,也知苟且保命,好汉不吃亏在眼前 .爱往弱势里钻,不惯势权里觅口生活. 小聪明也懂得,要靠偷师自修,低调拋砖引玉,才能日漸充实完善,被旧教育政策的剥夺..羨人愽学,愧已渺小. 网络有本善,愿缘与诚久长友谊常在. .欲登书峰路己断,但借网梯上云天. ,余力不遗心志在,专心至诚写诗篇. 著有”年代诗痕六十秋”,”帝业,将相,权谋”,”情潭”杂文,小说,......

网易考拉推荐

评说[推荐]举世无双的神秘罗氏族语:苑塘话  

2010-04-01 15:04:21|  分类: 回顾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天一色"对推荐一文的补充说明

首先,本人代表兴宁市鸳塘罗氏族人,衷心感谢本文作者付出的艰辛.
鸳塘话因文革高圧镇懾下,确实在年轻人和中年一代失传了.夲人也只知皮毛.
需要补充的是,鸳塘九世始祖祖屋"萬安世基" 传下三大房,长房夙光公在鸳圹罗氏祖屋对面东北方另址,抬头可见., 二房锦光公则移居于罗氏祖屋东南方五里距离,属鸡公桥村,三房汉光公与罗氏祖屋相连而建,有囲龙屋,四角樓. 皇恩敇令为百岁婆所立的"贞节牌坊"已被自身造反派(不肖子孙)破四旧所毁. 現三大房旺族分流于省内国外. 族人五十岁以上大都只会讲几成鸳塘话,还不及该推荐文所及.
罗翼群是鸳塘罗氏"萬安世基"长房凤光公下传,十九世系族人, 早年紧隨孙中山左右. 因为一生公直无私, 至而囯共两党不讨好.是了不起的人物.不论外姓夲姓.省内外,只要上年纪无人不知,有口皆啤.以后将会推荐其生平事迹. 毋庸多言了.敞敬敬请垂注.

作为一个外姓外人能对鸳塘罗氏所独有独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此关汪,情有所钟,并以专程作专题的釆访和报导. 这一奌已足令人 感动而崇敬,也足以令客家罗氏族人对自身非物质文化遗产流失的奴性,安然淡漠,而有负于罗氏先贤们在文化上的提炼沉积.作为每一个罗氏后人是否会为之自羞,引之自责??                            

                             水天一色/补充说明/图片

 

评说[推荐]举世无双的神秘罗氏族语:苑塘话 - 水天一色 - 水天一色博客

 

 

[推荐]举世无双的神秘罗氏族语:苑塘话 - 水天一色 - 水天一色博客  "萬  

 

("萬安世基"鸳塘罗氏祖厅有三百佘年历史,上中下厅宽阔深進,全密封屏风,保畄结构完整,直至

新中国成立,由宩族管理历史一改变为贫民独有,集体放任管理. 经历次人为劫洗,早己面目全非.

 ,2008年经翼群先贤侄孙振字辈退休教师看不过村官权力长年的漠视不作为, 主动牵头活动筹资,

整修欲坍危厅祖屋..

资力不及,不过是还原了罗氏祖厅难及鼎盛時期十之一罢了.)       氺天一色/文图

[推荐]举世无双的神秘罗氏族语:苑塘话 - 水天一色 - 水天一色博客 

(下面是推荐文:)

时间:2003-7-8 13:44:37 来源:罗氏通谱网 作者:客家风情网 阅读1492次

 

很久以前,就听好些人说过龙田某地有种“蛇话”,但语之不详。有人说那是少数民族的语言,有人说只是普遍的客家话杂了些什么音。后来听一个龙田本地人说, 它是一种罗氏族语 ,罗氏族谱记载,他们的祖先在京城做官,后因语言得罪权贵,全族无柰逃到江西九江。为了避免惨剧再次发生,采取 了封闭性政策,自创了一种语言和文字。具体的情况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他还会说一些。从他那里得知的“蛇话”的确是一种独特的语言,的特点是一个字两个音节,这在汉语中是独一无二的。于是,我便产生了到龙田去采访念头,并且了解到这个地方叫苑塘。

  苑塘是龙田镇的一个管理区,居民基本都是罗姓,村头一个罗振权大哥热情地接待了我。他惊讶我一个年轻人竟会喜欢研究民间风情,罗大哥可高兴了,去给我找了一大群罗大伯、罗大公讲古。坐在乡村的客厅里,喝着滚烫的青茶,感受着老人们的激动与热情,我恨不得有二十个手指来敲击键盘。

  罗氏的祖叔们并不认为自己的话是“蛇话”,他们说自己的话是苑塘话。从他们的叙说中,我知道由于苑塘话的排他性,苑塘周围的村镇便不屑地把这一他们无法弄明白的语言称为“蛇话”——这是对苑塘话不礼貌的称呼。

  据老人回忆,苑塘话的确有自己独特的文字,类似现在的英文字母。因自己的职业习惯,我马上就想到了在人民币背面壮族文字,它也是象英文字母的。于是,我想这是不是相同的呢?但老人们说是肯定不一样的,因为苑塘话是他们的祖先在苑塘本地创作的。他们演说了一些苑塘话。我把它硬译看看:

伞付元成           妇人                  发抵就达       发财

伞秆温笃狐伞    转屋家               快箱估愧       狂鬼

首席花散           吃饭                   就达野根      茶烟

野息李想先奄先锯安懂李刺就吉坡抵独骤首伏  12345678910

  怎么样,很有意思吧?一点都摸不透它的规律吧?文化大革命期间,龙田苑塘是“旗派”和“联派”武斗的重灾区,军宣队、社教队驻村进行工作,他们开大会,台下便开小会:“伞付元成伞秆温笃狐伞”的。这倒也罢了,但村民用苑塘话交谈,当工作队的面说“反革命”的话,对抗工作队的工作,麻烦就大了。那时节,反工作队就是反文革,反文革就是反毛主席,我们都可以想象的:苑塘话被严禁使用,书籍、字典付之一炬。现在虽然早已开禁,但新一代基本不会说原本的苑塘话了;而文字,在几位老人过世后,已经没有人会书写!

  在中国革命史上有过光荣历史的十九路军中,有个中级军官是龙田苑塘人,他可以流利地用苑塘文字写信给在家的妻子。妻子让人家读给她听,她完全听懂,而读信的却不明其中。苑塘话是建立在一定文化基础上的,就是它最盛行的日子里,也不是所有的苑塘人都懂。而且苑塘话只是在村民中流传,没有人专门教给大家,全靠村民平时听、说积累。但它又是有规律的,村民的听说能力积累到一定程度,人家讲什么自己可以拼出来,甚至自己也可以把不熟悉的字眼拼出来。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我试着去拼一拼,完全不得要领,因为它的拼音方法与传统的汉语拼音是不相同的。

  老人们回忆说,苑塘话的历史大约在一百年多一点。是一个才子创出来的,这个人的儿子曾经创办了兴宁的第一个“电火局”。

  他们告诉我还有一位八十多岁老人能写出苑塘话的字母,但他到广州去了。等这位老人一回来,就会通知我去采访他。

  我等着这一天,等着这一天,我能看到神秘的苑塘文字字母。

 

  鸯塘话的来源及其拼音

 

  在我写下《举世无双的双音节汉语棗神秘的苑塘话》后,一位同事告诉我绍雄同事也是苑塘人,并且精通苑塘话。于是,我马上和罗绍雄同事取得联系,在他的热心帮助下,我再一次踏了苑塘这块诞生神秘语言的热土。

  苑塘罗氏分为三房,《举世无双的双音节汉语棗神秘的苑塘话》是在采访大房百岁婆一支后写的。这次的采访是它的另支,因为地域的重新划分,面对老屋而居的这一支已划在丽溪。但地区上的划分,并不能划分罗氏一脉相承的血缘关系。

  在老年活动中心,绍雄把我引见给正在打麻将的罗氏前辈,接着又把我带到一位曾是教师的老人家里,手提电脑帮我记录下这一切:

  老人告诉我苑塘其实是鸯塘的误传,苑塘话应该叫鸯塘话。鸯塘一村,历来以出文人著称。在解放初期,鸯塘本地有几个人在四川读大学,常常以鸯塘话交谈,还因此被学校查禁。

  今年77岁,曾是教师的罗添年老人告诉我,六十年前,一个i当过五华县长的苑塘人罗剑辉系统地教会他鸯塘话,他认真地学了很久才学会。他清楚地记得那年他从龙蟠中学(今龙田中学)二十班毕业,刚踏上执教之路。就是在那一年,日本的飞机轰炸了龙田镇炭子坪。那个教给他鸯塘的罗剑辉也因是国民党官员,而在解放初期被镇压。对于鸯塘话的来历,他言之不详,只说罗剑辉告诉他是祖上一名秀才所作。

  采访中,老人将鸯塘话的母音、子音写出:

安手野行我快,短蓬孤就波遮。

问先宗身何处?桃花源李门家。

宽心东西磊私,亏跟砌粗他山。

漂身春秋淹呵,低声呼相欧歌。

  上一则为母音,下一节是子音,母、子音各二十四个,合四十八个。子母与汉语拼音方案规定一样,也分为四音。读者可以发现,它不仅是母、子音表,还是一首六言诗,而且它甚至是一首关于客家人历史的诗。可以说,这首诗体现了极高的文化水平。罗添年老人给我逐句进行了解释:

在田野里流浪,我感到快乐,

小小的房蓬将就遮雨避风。

要问先生家在那里?

桃花源里就是我的家。

可以宽心的就是有个自己的家,

但处在他乡还是吃亏。

漂泊在外总是受淹,

只能低声唱歌相呼应。

  虽然我取得了梦寐以求的鸯塘话音律表,但我还是感到迷惑,虽然鸯塘话的神秘并不因此打破。因为鸯塘话的拼法规律与汉语拼语方案规律完全不同,比如:

  一般客家话拼“杯”是:波-衣-杯

  鸯塘话的拼法是:波-西-杯。

  显然,它是拼法是有其特殊性的,但在这特殊在那里?老人说不清楚,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离开了鸯塘,我和绍雄去采访另一位古迹,无意间遇到了一位极爱读书的老人。他在鸯塘工作了一辈子,对鸯塘话也作过一定的研究。知道我也在了解鸯塘话,很高兴地把我们请进了他平时别人根本不能进的书房。交谈中得知,由于没有确切的史料,他也只能对鸯塘话的来源作个推断。他认为鸯塘话应该诞生于辛亥革命期间,应是集体所作。对于时间上的判断,与《举世无双的双音节汉语棗神秘的苑塘话》一文中所记录是相符的。再一次印证了鸯塘话的历史应该在百年之间,而非在罗氏祖先从京城逃难后所作或秀才所作。辛亥革命时期,鸯塘有个著名的爱国人士罗翼群先生。按陈老伯的推断,鸯塘话的诞生是保护罗翼群的一帮鸯塘文人,受到江湖行话的启发,集大家的智慧,在短时间内,按一定的拼音规律编制而成。这是讫今为止,我采访到的,关于鸯塘话来历的最为系统的说法。我想他的说法有一定程度的可信,估计创作者考虑到避免被人破译,在它的拼法加入独特的规定,所以用常规的方法,不能把它拼出来。

  历史总是在不断的发展,它通常只留给我们一些踪迹、许多的疑问,让我们不断去研究、去发现、去比较,去伪存真,还其本面目。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