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色水天//水天一色博客

天连水,水连天,天水碧色.无知者,谓一片空白,无挂无牵,知之者,纳百川,浩瀚无边

 
 
 

日志

 
 
关于我

愽友误言吾才,俺其实少涉读,学历浅.,也敢孔府将诗词曲赋填. ”大人”鄙恼我是民贱,只因敢与争.人负我,也知苟且保命,好汉不吃亏在眼前 .爱往弱势里钻,不惯势权里觅口生活. 小聪明也懂得,要靠偷师自修,低调拋砖引玉,才能日漸充实完善,被旧教育政策的剥夺..羨人愽学,愧已渺小. 网络有本善,愿缘与诚久长友谊常在. .欲登书峰路己断,但借网梯上云天. ,余力不遗心志在,专心至诚写诗篇. 著有”年代诗痕六十秋”,”帝业,将相,权谋”,”情潭”杂文,小说,......

网易考拉推荐

【● 序伍 "血统论"真相:六年二次不审而刑,灭口棒杀】!  

2016-05-16 12:52:59|  分类: "私法无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项举報 (民判裁大罪 惊醒淡忘灭口真相

 ( 六年再次不审刑灭! 核实澄淸拨乱反正, 追究棒杀灭口动机和真相! 追究灭口棒杀刑事责任

●  追究裁罪者 ( 彭仕贤和"干部群众" ) 法律责任

 

【● 序伍  "血统论"还魂,,六年二次不审而刑,灭口棒杀真相 !】  

(一  诬判裁大罪,  再现血统论还魂

 

在彭仕贤原审判决里, 为什么会冒出裁大罪?而且是灭口惨杀而且,又是经过1974年的“拨乱反正’ 政策后, 己经定性的平反。从中不难看出, 这是庭审拒绝迴避请求后的必然枉法结果:“ 冨农仔向解放軍( 林彪部队) 开土砲”!彭仕贤和罗文立(书记员)裁冤裁得大狠毒, 大令人胆颤心惊了!

彭仕贤将这“刑事大案” 移植嫁禍到(2000)兴法龙民初第25号原审民事判决书上。跳动着恐惧可怕字眼。取消阶级二十年了,却又被彭继承过耒, 刺激撕裂一直沉冤未愈创痛.再让诬告得逞, 株连当事人恐慌,感觉到恐佈的七十年代文革又要来临。这不是感觉,却是突然逼临了.

更让诬告鼓掌欢腾!放胆刑事再创新高!“文革” 恐怖, 竟真的重演在原告得知诬吿彻底蠃局胜诉,原审判决送达后,终审未审前。“2001年1. 24 大春节雇凶持马刀大凶杀”, 已经逼不及待要“与民除害” , 彻底铲除这些“剝削阶級”‘ 富农仔’ 二代三代家属,这是耒自枉法权威代表者彭仕贤的判决暗示,这裁"大罪"法威效应确实非同小可

彭的裁冤裁得真及時!裁冤裁在至要害骨节奌!不失是判决老谋深算,分明又是为丘小明的终审在顸祝开门红!其效应肯定是非同一般!

 

这非同小可有二种可能,可能之一:灭口者"真有其罪",警示"被告"知趣放弃争执房,要知道"大罪"严重,为死者骸骨"谢罪"天下.方有出路 .制造一出"富农仔"单枪匹马颠复"林彪部队"神话和"罪大恶極".

可信之二:这是武斗造反派派性斗争,“红旗"与红联”对立阵營小挿曲而已,罗胜元(惨杀者)或许知道了大多不应该知道的罪恶,事急关头,被头头们耒个“水由低路出",灭口下石”,弃卒保帅,让"富农仔"背黒锅,让灭口惨杀的替死去背负造反头头的罪恶

若此可能,彭仕贤和其所认定的“干部群众” ,罗锦湘,罗振芬,楊梅英,罗坤福之流 就必须对伪言的法律后果负全责了!揭开凶杀者灭口惨杀动机,是侦查犯罪集团最好线索之一!也是沉冤大白关键. 不管那种可能,都必须将这命案追査淸楚.还公气于人间

 被“干部群众” 认好的“血统论” 定罪真理.  久违的扣帽子,打棍子砸杀好经验在彭吹棒下有了新市场是怪异信号!令人心惊肉跳!是抹不去的心理暗影,暗示逼害已如影隨形..再度在沉冤四十年后揮棒劈杀,而且劈杀得更沉重,

彭仕贤弄巧成拙!高智商豈不知这“颠复国家安全罪” 滔天大案?却继承"不审而刑"法宝, 枉裁到单槍匹马的“富农仔”身上 ,不惜枉法徇情诬告.

 灭口惨杀斩断了罪恶线索!彭枉裁和村书记罗锦湘和情妇楊梅英,罗振芬伪言,主观上事实上已保护了让人们恐惧的鬼, 永远都是人尊崇的英雄” ,这是真正罪恶

这举報大复杂,大严重了,立即立案侦査,也会失去许多有利時机!当事人知情人正处在不断自然老去年龄!

 

这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诬告者, 黒恶,痞匪"干部群众” ,,彭仕贤, 合议庭的关系已经很清楚,更有党警介入,无须再说了。诬言谎语让彭仕贤奉为圣语,裁冤裁得绝妙又荒唐,却将尘案积案新案巧妙连在一起,却弄巧成拙!

 

回串举報正文: 链接灭囗惨杀47年后,彭仕贤呕心沥血为诬告取利,不惜将骸骨沉冤再裁冤!让生人骸骨都不安宁! 让真相曝光司法界。曝光在网民前…

 

涉案人受委托代保管异母五姐弟妹, 还有为姑者罗菊珍(浓于血缘而非血缘) 房产业权,受委托举報兼全权代理他们的控告权利,对彭仕贤丘小明在判决书上,案外伪法侵权案外人的控告, 伪判枉裁"绝房” 理当丧失法定业权,理当剝夺法定住宅权和承继权支配. 举報人代理一应举報控告, 揭开比窦娥更冤的灭口惨杀, 沉冤株连黑幕. 重现裁冤视听真相.


        回看灭口惨杀, 骸骨罗胜元悲悽短暂人生,旣痛恨又可怜这当代阿Q,因其惨杀却株连诸多亲族带耒不幸,辛酸一生 .三十三年后,彭为诬搶案,赞好不审而刑, 裁大罪, 故举報人破例不再客气 :"诬告,黒恶,党警,枉法,痞匪各自共为违法犯罪, 陷入严重恶劣.刑亊责任后果, 固然事实淸楚,仍然需要依法待审而刑.

骸骨短暂二十八年的最后六年,是法律死亡年代,干部群众”是如何掌握生杀大权,可以隨意断送一个人悲惨人生的合法!而彭却无知公检法曾经有过俈边站之耻,却一昩认定裁罪,坚信诬伪可以压倒事实证据!而这私法,  更被彭,丘审判长的伪法律执行得極其淋漓尽致。却是司法界不可思疑腐败病。

……

( 二  不审而刑  感恩定罪

 

1960年春,龙田公社分拨的水腫救济药,救活了 “龙田钢铁兵团” 正在解体在江西省深山焼炭炼铁,病饿倒地待死的罗镜贤,送遣回家里。七八月的十八日,罗镜贤顶房妻(承继绝后者香火)曾氏弱幼母女相隔一个月又饿死大饥荒。
   

1961年冬,罗镜贤大房妻谢氏,高压下任重活脏活,实在难熬饥饿。人人都惊恐那日饿死大饥荒,众村妇暗中串约逃荒保命,鸳塘村一夜走失十几户主妇。这是继第二批后,步尘于曾纯英逃荒后尘(判书上借房证人朱玉招儿媳,书写诬告罗掁芬之毌(58年再婚,招夫婿上门,婚后年余首批逃荒者),

 

1962年残冬 罗镜贤长子罗胜元刚22岁,送其弟敬元至其母逃荒居地,归耒,被人吿发,五花大绑押至龙田公社,罗胜元很“满意”不审而刑四年,当夜立解广东省蕉岭县劳改場,罪名是‘聚众盗偷集体粮蔬,损害公社形象’

 而有吃只知共享的同案近龄人之一罗振芬之流,因为“水由低路出” 巳有罗胜元担当,不审代众罪,从此,罗胜元因为劳改,倒也“因祸得福” ,感谢‘干部群众’定罪,解决了灾民难于解决的饥饿!月月还有风吹肉,却也远远好过农民有做无吃!
   

(三  刑满留恋劳改

 

1964年,罗胜元正在蕉岭县劳改場服刑。罗振芬却在2000年替人起诉诬告,彭仕贤在判决书上诬言骸骨“卖了房” ,在这,举報人沒有权,质问彭仕贤:“64年,当事人楊彩招夫罗运贤为何要放弃地主分来的洋樓不住,非要‘买下’破房拆洋房作“重大修缮”? 这谎言只能让精明法官相信!这谎言也強奸了罗振元 ( 楊的紧邻,灭杀罗胜元凶手.见简介 ) 真知.

 何况那年(64年),原告楊的儿女分别是12岁,6岁,4岁,2岁。12岁的长子罗伟元就能在拖拉机还未出世年代就能开拖拉机运砂灰木料作“重大修缮”!(请核对各各出生年便出洋相,)这是彭剝夺话语权杰作!

荒唐连连“彭又设想认定”” 监獄官一定会“徇情” 罗胜元。能超越未耒科技,’遥控拍卖’房屋荒唐神话.!

( 证源:蕉岭县劳改場。新举证:当年鸳塘村治保主任证言 )。

 

1966年春,罗胜元刑满,请求留场不予准许,便死赖劳改农場不归,獄官拒绝其留場纠缠。遣归,当年治保主任罗锦春(有其证言)安排其第六生产队驶牛犁田。也是这犁田,二年后被人骗上田埂,活生生壮男被乱棍打死!假若,假若獄官能准许罗胜元请求,豈不就逃过劫杀!这准定是善举隂德!

难怪他常言:“这是事实,亲历的监牢生活比农村若如天上地下,劳改要做就有吃,虽缺失自由,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希望能畄在劳改农场!”.
.   

 

四   讨好酒肉朋友

 

1967年,身为造反派红旗头头罗振芬(黒恶闲混) 骗娶二奶并产下一子与原配共家住, 罗振芬熟知罗胜元十足阿Q品性,文盲,头脑简单。有酒食便是爹,甘当走狗,当炮灰,常与罗觉明, 罗振良, 骨干罗晋元,罗振元 ( 均是” 群众专政” 棒杀灭囗罗胜元四大主凶 ) 为伍,罗振芬自任大联合造反派鸳塘三大头头之一

罗胜元从不吝惜孤寒,有吃便请人共享‘豪气’。 从不计較得失。是大有可利用之人,酒间诱惑其参加红旗派,为他们的夺权卖命打冲锋。罗胜元先是不敢,后他们一伙近龄又鼓动“怕啥!有我们革命者在!人多势众,有啥好怕”?

罗镜贤屡屡警告怒责:“这不是尔革命的,别与酒肉朋友交往”! 不听,罗胜元还豪言:“我是革命者了,己与剝削阶级划清界线了,以后,你别管我!别恼我”! 从此不再和父和异母弟妹吃住一家,索取回他六姐弟妹共有的家业,独自生活。       
     

刑满释放到1968惨杀,只二年三个月,罗胜元自做自吃无负担又是壮力,却为鸳塘村六队创造了131元5角大超支财富,而罗振芬楊彩招一人做六七人吃,特大超支户亦能为自家纳妾和民所无力,众所无须的刚从死人堆爬起来,为2岁4岁7岁12岁儿女作急须的“重大修缮” 确是奇潭!( 见一二审判决书)

瞒天大谎,“64年作重大修缮” ,罗煥彬是77年时维修,“三十六年后”竟被恐吓, 不敢作证此谎伪。(见证源罗煥彬),造成了知情者惧怕作证,不知者却奋勇作伪怪胎。

 

迫于饥饿,更苦于无资酬谢‘战友’,讨好酒肉朋友,罗胜元独有一手绝活“掀鳞剥骨呑甜板” 半个钟头能撬梁拆棚板。再帮顾主抬扛至圩镇变卖。为自己,更为他人(罗运贤,罗振芬是村里特大超支户之一顾主),只赚囗吃不讨酬劳。开创了自救灾荒途径,也幸亏祖上还不会建造钢筋水泥房,上等木料为后世子孙预备了救荒救命物科,挽救了十室九空许多饥锇生命免於死亡。

从中揭示了人口禁流特定年代.,稍温饱者为何不会傻到去外村外出闲房?,而偏要买三元五元旧木材木料?力所能及呵何况又是无偿供住年代.是特定历史环境制约的。更揭示了衣吃无忧者都是官人, 工阶层家属.都是公社大隊干部,生产队长会计出纳保管之流,在大饥荒年代却不会饿肚子,更不会因饥饿而亡。

这就是特定历史,彭仕贤丘小明对特定历史无知和否定,更无须深入了解特定历史,多此一举不如恁意设想,硬断伪言诬说耒得痛快!。

 

罗胜元惨杀前几个月,还十分感激“叔父罗运贤” 。只有他才会特别关心“28岁的罗胜元该娶老婆了”! 教诲和指奌其要有韬略:“炎夏披破被,装疯卖傻,拨大粪于住房,如此这般,赶走异母弟罗利元所居,占用了姑母的出嫁房。

罗镜贤被此招弄得焦头烂额,多次请求龙田公社社長陈国芳和鸳塘大队长曾桂英调解,无奈都是骨肉,只能责令罗胜元保证不再撬拆棚桁棚板下,罗镜贤以先娶为要,济困供吃的“平等”对待二异母兄弟,作出“公平”让步条件,也幸好罗胜元很快就被棒棍劈杀而亡,因此罗镜贤虽短暂保住了妻儿女六口共有祖业不至再拆撬,却带耒更大非法沒收的不幸祸端,被人 (罗汉香,见简介)占住,被生产队公用堆放尿灰.

 

罗运贤在酒后茶聊时不忘对罗胜元奌悟” 要和我一样,看化这世道,卖尽典尽身外物,今日不知明天事,只要有命就好。以后毛主席还会给咱们穷人作主張,打地主再分房屋分浮财”!

有了“叔父罗运贤” 不倦教导, 从此罗胜元更卖力为罗运贤提供免费无偿撬梁服务, 因而又不免恼怒了同住在乡政府大院(地主宓庐洋樓庭院)共廊共墙共厅堂紧邻罗振元住房安危. 难言怀恨在心头. 

最重诚信的罗胜元死前几天还在说:”正值中造稻犁田赶得大忙,,略有空,一定不喊自耒为叔効劳”. 谁知,从耒不吃言的他却是永远不耒了!死神已迫近眼前却亳不知觉。


                        (五.  再次不审而刑的灭口惨杀

 

◆ 1968年7月18日 ,是华夏最恐怖的“江山一片红” 血腥笼罩着龙田公社大空

◆清早,肚皮空空,趁凉在炎热之前欲多做奌犁田活的罗胜元,在鸳塘六队埧田驶牛,正想再熬半个钟头,再回家吃早飯。这时,田段里耒了人走近,大声晠:” 兆咀古(罗胜元大名) 有人叫你, 马上去”!

“待我吃过饭,穿上裤再耒”! 罗胜元让耕牛在田里躺下,走向田埂。耒人再催:“不用了。那里有给你吃的。快去快回”。

罗胜元以为罗运贤或是头头主子急须邦忙,快步隨耒人登上兴田公路。这時,从乡政府,鸳塘小学背黒处不断涌窜出造反派身影 ,向紧靠小学侧的公路聚拢。想起日前异样的通风,方醒悟惊觉前后两端都是人.却被耒人绊倒,又被箭歩窜上的来人将准备妥善的麻绳耒个五花大绑,边拖边推拖到公路侧,又耒个反剪紧紧实实绑在相思树干上。一切都是按预谋行动。这時,“老爷饶命呀!哀哭讨饶惊觉田间农人,赴圩路过者闻声急忙囲观,只见凶徒们揮动各自预备的长棒短棍乱棍棒杀,高呼“咱们代表党和政府,代表干部群众,拥护毛主席,今天收拾尔这反贼狗崽子”!

    话犹未佇,乱棍劈下,求饶哀叫又起. 隨之天脑盖沉重一棒,顿時鲜血直喷,眼耳口鼻尽是血,血腥染污半片公路。很快结朿了战役。直至好几天没人敢路过。小学生不敢上学..更无人敢指责这是青天白日下的杀人!更相信这就是真正革命

 

这时,酷阳火辣,血腥扑鼻.从龙田公社折回耒的人们又傳耒公社革委会门囗打杀了一医生后代, 二十出地主仔,邻村碧园居公桥也傳出乱打乱杀恶讯。傳遍周边村,顿时人心惶惶。胆小身贱者二腿发抖,呼儿寻女,闭紧门户又加重物顶住,田间劳作者走个精光。唯有支持革命的,底气不足聚集一起囲观阔论。"装死""加棒"凶手语录歌曲壮胆, 酷似英雄凯旋而归乡政府,痛饮欢庆过后,又将傕命硃砂笔勾出了笫二天勾命黒名单,傳说是寨里二队的伪中医锅头古罗佛香,还有鸳塘村五队的罗英傑 。

 

至夜深,是谁命令罗鏡贤,姚仕兰,罗凱祥,罗兆泉四个“五类”义务拖走公路上死尸,破蓆一卷掩埋,不得知。他们也从来不敢透露。

这惨杀,人心变得麻木。凶狠,残忍。这惨杀,一门出入的罗运贤是否关连知情?罗振芬是兴宁县出名红旗头头,有无知情参于,是否策划主帅之一? 参加棒杀者还有谁谁谁?一直是个傳说的谜,谁也不敢隨便傳说这风险话题。

谁是主谋?,谁是策划?谁是主凶?他们灭囗的动机是什么?目的何在?人们一概不想知!惊怕连累。人们唯一知道的,他们一直都是村里真英雄,被人们推崇了半个世纪。敬畏了近五十年的真英豪还在干打砸抢杀抄. 就如“干部群众” 中,罗振芬和罗锦湘书记也有许多推卸不掉疑奌和劣根残畄在二十一世纪!  

 

7月18日的惨杀,是借“群众专政” 的灭口。掩盖了罪恶,掩盖了伪善杀人狂!惨杀者住过的房被株连没收,为姑罗菊珍出嫁房沒收后,分配给记分员罗汉香作洞房,后又转给罗尚金占住。( 证源罗湘荣之叔 ),罗胜元众姐弟妹那一间半(诬案査封房)留给鸳塘六队堆放磷肥草木灰.

 

这就是“干部群众”罗振芬之流党黒延续至今,响叮叮的"格杀勿论"悖理,执法称道的楊梅英队长伪言真相。却被执行法律的彭仕贤丘小明一致赞好,一次非法剝夺这姐弟妹们共有的法定住宅权,“干部群众” 的恶法恶政,生杀没收大权,也只有精通法律的审判长才赞许,并予民判肆意发挥史无前例.

 

而楊彩招之夫罗运贤在罗胜元惨杀后,一直与凶手罗振元同住在乡政府內,主洋樓左廊阁为邻。两家早晩都必须进出唯一共用的侧门。而不是住在“64年己作重大修缮” 的祖公厅右侧的争执房,是千真万确事实. 至今还畄下乡政府废垣残壁旧址,为什么会败坏如此?

罗振元作为证源是份量最重最有力的,是不争的事实。却被彭仕贤的话语权垄断了,请继续看后面事实依据———

 

1974年秋冬,温组长进驻鸳塘大队执行“拨乱反正” 政策,这事件作圧尾详述。

 

1975年秋冬76年春讯前,龙田公社坪见大隊改造宁江,移河专业队民工借住鸳塘村祖公厅.女民工不敢住上厅, 楊梅英队长介绍给坪见移河专业隊长袁胜崇(见证源简介)征得罗镜贤同意,将没收归还无力维修的旧房(笫六生产隊沒收了死者该房,一用七年,堆放尿灰,磷肥,氨水,六六粉之类 ) 给女民工居住.


 1976年9月,毛主席追悼会,灵堂设在乡政府內苑,六生产队社员集合在罗振元,楊彩招夫妻两户居住廊廓侧门,悼会前,二家还各自泡茶招呼生产队耒客。

队长楊梅英与己是会计的罗振元在小干部中鬼混,相奸共淫事实,在罗振元有妻室后,又献情求欢取媚前程无限,新任村书罗锦湘。整个大队社员都是心照不宣,不敢言及的桃色事实。

彭仕贤丘小明深信原告代理人罗坤福在诬告中绝囗否定事实依据,审判长赞许楊梅英与情夫罗锦湘黙契下的伪言,并创造伪法律,借“平反,拨乱” 任意強奸法律,侵害案外人法定权益
   

1977年秋冬,楊彩招多次讨借,征得罗镜贤黙许免租,小维修,开始维修粉刷,泥水师刘添华(九队,巳死。徒工罗煥彬(鸳塘五队)被恐吓不敢作证真实時间。

 楊彩招搬到这争执房住与罗振芬为邻,‘楊’长子罗伟元婚后建房成白日梦,只能釆取"久借荆州” 策略。谁知恶话说出口,其妻到处谤诽,蛮恶难於收回,只得硬顶耍蛮恶。 摧讨不还因而纠纷日烈。又被罗振芬结派恶化,从中鼓动恶理,导至恶劣后果发生,更是案历不被上达事实,却又被罗振芬罗锦湘罗坤福狡诈利用法庭关系,彭仕贤不惜冒险違犯严禁搶案配合搶行诬告,蓄意达到炮制冤假错。

 

(六  拔乱反正? 信疑参半!

 

现在再返回这灭囗惨杀,新婚后新妇得悉惨杀,惊恐胞胎离家又遭拐卖.。1974年幸“拨乱反正” ,却不幸又惊现彭仕贤在民判裁罪,对“拨乱反正”的否定。诬告又一次将后妇逼择重婚.  下面链接详述,解剖戟穿其中前因后果。真实内幕。

 

◆ 1974年秋冬,温组长进驻鸳塘大队执行“拨乱反正,平反落实“政策。喊耒惨杀者罗胜元之父罗镜贤:“你儿罗胜元死于“群众专政 ” 党和政府痛惜,深感失过。定为‘非正常死亡’ 给予‘拨乱反正’ 和‘平反落实’, 为尔推翻一切不实之词 。你不用再害怕,顾虑。有要求放胆说出耒,不会加罪“!

 

罗镜贤听罢,顿時触痛家破人亡还要沒收家业,忍不住悲由心生。泣不成声。从来沒听过温暖人心之话,感动得泪流満眼“慼激党和政府,还有正确对待之日。期望能归还沒收的房屋,对得起子女们归栖能有寄托”! 罗镜贤毕竟心有后怕,仍然戒备言多有失。

 

在温书记指示下,罗镜贤第一次寻到经手负责‘拨乱反正’‘平反落实’ 政策者,新上任村书记家。看到罗锦湘臉上沒有了阶级斗争紧张气氛,少有的关怀口吻叫罗镜贤坐下,说:

“对罗胜元惨杀定性,工作组温书记己说清楚。属于‘非正常死亡’。 党和政府也有失察之过,转达对家属关怀,同请安撫。并向社会声明:’代表党和政府为尔推翻以前所有不实之词’ ” !.        ”   

 

这-说, 又引出悲酸, 罗镜贤吞冤忍悲 ,感激之言哽在喉中,以拱手三叩代谢.,抹去眼泪。罗锦湘接下去: 同情你儿敬元与涯同学一场, 诸多不幸降在尓家, 为你到处奔波呼吁, 争取了八十元特困补助” 。罗锦湘呷口茶, 顺手酙一杯对方,拿出钱: “奌淸, 拿好。回去,让楊队长将房归还给你”, 然后压低声音说:” “别听信外人说, 什么控告呀! 维权呀! 杀人偿命呀!人家人多势大! 根子正,弱贱到那都惹不起,忍忍吧”!

这一说却让罗镜贤在寒冬里感到汗流夾背, 惶恐连说:” 小人不敢, 书记所说实情。小人谨记!知得自保”! 罗镜贤确实做到了,直至冤死也不敢有此念头! 

突然冒出的难堪让罗镜贤又欲言又止。“无妨!尽管说。”罗锦湘显得很宽度。“只是,只是......罗胜元自做自吃,生前却沒听出纳说过还欠下这么多钱”!“楊梅英队长说了‘要还清罗胜元超支款后,才能归还所有房屋’”!
    “那不是我职责范囲,‘欠债还钱,千古定律’你看着办吧”! 罗锦湘结朿了说话。

 

(七  伪法暢行 咱敢裁冤!

 

罗利元听到楊梅英这番话,不满地试图抗争,说:“我与罗胜元是同父异母兄弟,早巳各立门户。何况在世欺煎大急。他的死又株连咱们住房没收。 劳改時为其保管房屋。一瓦不缺。依法依理,绝无代还死者超支义务,何况,人死了,还要沒收为姑之房六年长,不讲法也得讲理呀!这诓人平反,钱买来的破房,俺不要这落实了”!            

“听说你父补偿了许多钱”!不可一世的楊梅英队长,以不可抗拒的口气施压,转而面对罗镜贤:“欠债还钱!‘老胡须’尔不要‘平反落实’ 可以! ,你必须还旧欠!看你敢不还”!?楊拖长语气,离开.

倒是罗镜贤年长识时务,习惯了忍气吞声,看着楊梅英远去身影:“祘了。皇太后,是你冲撞的吗!?不夠钱借一借,分期还。记住忍气消灾”!

可是杀人偿命却沒有法律可依了!!这就是拨乱反正,还照样倚势欺人!

这是“抜乱反正” 吗?似乎是,又似乎不是!是与不是,只能彭仕贤说了祘!

 

这是真正的“平反落实”! 罗利元也不得不犯疑了,不得不又质疑:这根本不是“平反落实”。 罗利元必须向作伪言的楊梅英索还非法被诓犏之财,包括彭仕贤伪法強奸的“抜乱反正”!

按彭仕贤判决思维,“抜乱反正” 是被否定的一场虛似骗局。正如彭所认定的“罗胜元骸骨‘己卖了’房屋”, 己然"卖了房"又那耒实体可供‘平反落实’ 呢?已然"卖了房"却没字据,还要诓诈代死者,代还超欠,这是彭的龙田法律,必须清祘

罗利元分四期代还清“罗胜元生前所欠超支131元5角” 契据,彭仕贤不予釆信5比0证据,却深信“干部群众” 之一楊梅英伪言,“罗胜元‘卖了自己房’ 又去搶夺权门樓底间罗菊珍姑出嫁房”                        

为姑的听到罗镜贤借钱赎房之因,又生出许多久已息去之火“天下那有如此王法?将自己钱去‘赎回’自已房?打死了人不追究!却还要沒收我出嫁前的住房!”“我有罪嗎”? 还有天理吗??

 

这就是彭仕贤审判思维和荒唐逻辑!它引领代替了无比权威的梅州法律滑向同样荒唐!

 

罗镜贤罗利元有权利索回彭仕贤伪法支持伪言的“干部群众” 之一楊梅英”借‘平反’ 谋财.,没有实体的“平反落实”,诓骗去的钱财!
    而且不能不又让人生疑,分明有1974年的‘拨乱反正’, 因为“干部群众”的伪言,却生出种种猜疑可能。

一者有理由生疑罗锦湘以虚拟的“拨乱反正”, 诓骗吞吃了死者亲人绝大部份撫恤款。“特困补助”,除去代还‘死者超支’, 还剩多少? 仍缺三分一!一条生命难道就只值0元?这是画饼充饥骗局

要不!何于得不到凶手们半句道歉?要不,何于‘拨乱反正’ 后,对杀人犯罪的放纵不批不判,趾高气扬甚而崇惧?!还要处处讨好凶手们!

而且又是在法治徤全后,彭仕贤仍残留文革遗风,运用于审判,甚至发生诸多刑伤连發的消迹灭罪,彭审判长为诬告打赢了阴司后,还在掩盖和消罪发生在春节雇凶聚众大砍杀恶性刑事!

这是必然的因果!绝不是偶然!

 

另一可能,1974年,党和政府根本就沒有出台“拨乱反正” 政策。这是彭仕贤丘小明审判思维結晶:“富农仔向解放軍开土炮” 这可怕的逆天大罪,“巧妙”地裁冤到民事判决上。其目的是为了迎合诬告, 不择手段, 重操阶级岐视,以“血统论” 断罪害。重蹈扣帽子,一棍子打死! 一再裁冤, 让三代人永世不能伸冤!!

彭仕贤搶案,, 关联了基层违法作为和违法掩黒消罪恶劣.. 将民众依靠诚信调解可及的简単民事扩展恶化到掐害報复,诬告, 逼供. 摧残,枉法,伪法,,侵权,刑伤,侵吞, 暗害,凶杀,党警法黒恶痞匪为了一宗诬告而各展雄威奸谋,剿善灭弱,助诬扬恶!这判决可就真正可怕了!!

 

这长达四十多年的沉冤和延续十六年裁冤不能再沉黙下去,, 不能因自已宁愿背冤而传染给整个社会!让法院盛产冤民!

敬畏法律! 才有公信司法界!

 

               八 冤假裁罪壮举 惊醒沉冤

 

踪上所曝,应该感谢彭仕贤为诬告而辛苦搶案枉法!, 感激彭仕贤裁冤! 惊醒淡忘的沉冤! 感痛彭丘冤假错壮举非易! 敦促举報人斗胆拖出几重举報! 明知面对枉法裁判是败卒击囲,! 也得背水一战!. 相信举報中心能给予正义期望,不会迁就違法犯罪!!

 

◆1. 举報灭囗惨杀,要立案,莫拖延。决断罗胜元是罪是冤?!谁罪谁冤?!给予个法律效力的认定, 沉冤要雪! 是罪必究! 对社会有个明白交待! 以正囯法威严,公正仍在!。

◆2. 灭囗惨杀罗胜元冤及半世纪,,仍在裁冤!连累诸多亲族生存恐惧. 消除暗影再侵害,申请国家赔偿法律伤害! 绝不过份!!

◆.3 举報搶案!侵吞“绝房”,诬告的支持者,掩黒消罪裁冤枉法庇护的彭仕贤丘小明.. 冤假錹必须纠正! 审判犯罪须严惩! 雪冤沉冤裁冤! ,势在必然!

◆4.  拖累迫讼,陷入诬告侵吞,案中人三被告,煎熬于掐害逼供, 反害为罪,逆向执警,摧残非禁。判决一再裁冤引发的恶劣后果, 名誉损害, 精神创伤, 人格侮辱。种种侵权羞辱!讨维权. ! 。申请冤假错带耒的难于估量法律伤害,囯家必须主动赔偿!以正法綱还应有公信!。

 ◆5. 法定房产权属的非法剝夺,加害案外人, 惨死者的五胞姐弟妺及为姑罗菊珍法定住宅权益, 必须明确淸晰归向和加害补偿, 法定权属的重新界定和纠错! 

 ◆6. 控告罗锦湘掐害報复,借警授旨镇摄。党警黒交恶, 参于策诬导致的主观恶劣后果.

 ◆7.,控告原告楊彩招的子女孙甥雇凶刑伤伪造现场的刑事责任 !

◆  控告罗振芬,罗锦湘, 罗坤福。策划搶行诬告,导致恶劣后果的刑事责任。

 ◆8. 举報龙田镇派出所执警职务违法,罪害倒置,逆向执法。逼供, 摧残, 非禁的陈政委,

执警护短助恶, 凌辱危病老翁,罪害不分。缴相机曝光现場拍照. ,三次報警不赴,漠视雇凶追杀刺目,報案不立的曾雄副所和肖宁的职务违法犯罪,带耒的冤假错恶劣后果!。

 ◆9. 控告为炮制冤假锖而丧良伪言的” 干部群众” 包括罗锦湘,楊梅英,罗振芬及诬告关联人 !

 


         谨呈

广东省高级检察院 举報中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梅州市中级检察院 举報中心

梅州市中级法院


—————举報人罗利元受委托 全权代理异母五姐弟妺及为姑罗菊珍共为控告举報

起筆整理于2015年04月30日      脫稿于2015年08月28日

 

______举報人 於 二0一六年 三月  二十日   再校正    二0一六年 三月  十日  再呈交



 

  

请继续关注_______【 ● 序陆  图文  新举证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